48彩票官網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

日期: 2020年03月14日 | 閱讀:

貝聿銘在博物館設計探究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_1

盧浮宮金字塔常常被認為是貝律銘先生最偉大的作品之一,因為它是一個清楚表達了文化的代表建築,但是貝聿銘先生早期的博物館常常被歸為有著黑暗陰影的粗野主義(Brutalism)作品。一個接一個的項目讓這位華裔美國大師擁有了屬於自己的複雜且開放的建築語言。貝聿銘先生有一套整體的設計體係去歡迎博物館的遊客,其中包括了最大限度地在白天利用自然光照,並且在夜晚使用曼妙的人工光照係統,這一特點也成為了他設計體係中最強有力的代表。


大多數對於盧浮宮的評價都在稱讚這個明亮的金字塔在地上看到的部分的成就,但是真正的設計挑戰則大多是在地下:如何給予參觀者一個設計成功的地下展覽空間。後來,貝聿銘先生將其建築語言運用到了其他博物館項目,在那些項目中,光永遠是定義博物館體驗的關鍵點。在有一年的慶祝活動中,由哈佛大學設計係研究生院舉辦的“重思貝律銘:百年誕辰研討會(Rethinking Pei: A Centenary Symposium)”中,他們討論了貝聿銘先生如何在博物館中利用光以此讓其成為重要的文化象征。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_2

光將粗野主義方塊融合在了一起(Brutalist Boxes Brought Together in Light)

這張貝聿銘先生的博物館的照片很生動地展現了他的想象如何在時間的流逝中漸漸發展:從利用方形體塊中製造強烈的陰影,到用充滿光的空間創造出複雜的光澤反射。這一點並不隻是限製在外部立麵,但是也同樣在內部入口區域中體驗到。他的伊弗森美術館(Everson Musuem)(雪城,1968)則早就預知了這一場圍繞博物館建築展開的討論,博物館作為一個巨大的雕塑,打破了人們對博物館經典造型的想象,這也成為了弗蘭克·蓋裏(Frank Gehry)在畢爾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館(Guggenheim Museum)的原型。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_3

在雪城,懸臂方塊利用強烈陰影將建築從地麵分離。貝聿銘先生十分喜愛早期的立體派(cubist)藝術家的雕塑,以及如何利用光去感受雕塑的形態。在與作家Gero von Boehm的對話中,貝聿銘先生說:“如果沒有光,建築的形狀和空間就會變得靜態。我更願意把光放在我設計建築的優先”。方塊與方塊之間的空隙讓自然光照可以進入艾弗森博物館位於中心的入口。厚重的網格板(waffle-slab)由荔枝麵(bush-hammered)混凝土製成,坐落在中庭上,製造了一種暗淡的氣氛。許多優雅的細節也被包含在了嚴肅的混凝土設計:中央有一體的旋轉樓梯,在盧浮宮中也有一樣優雅的樓梯。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_4

拒絕博物館審美疲勞:沒有窗戶的方塊和自然光(Against Museum Fatigue: Windowless Boxes Encounter Daylight )

對比起橫向的艾弗森博物館,康奈爾大學校園有坡度的地形則讓貝律銘先生決定設計一個縱向的混凝土博物館。赫伯特·F·約翰森藝術博物館( Herbert F. Johnson Museum of Art)(伊薩卡,1973)則有著聚集在一起的體塊,和更進一步的窗戶設計。比起艾弗森博物館,這一塔樓包含了更長遠的視野,並且讓陽光在各個方向湧入了戶外雕塑庭院。貝聿銘先生著重注意了這一點,以此避免了由單調的展示空間排列所帶來的博物館的審美疲勞。他利用有著自然光照的空間,讓其成為休息處,以此豐富了在各種無窗藝術畫廊之間的動線,也激活了博物館的空間體驗。但是,這個博物館設計則要求參觀者穿過有著強烈陰影的方塊下方走到入口,才能看到被照亮的藝術作品,這一對比手法也在貝律銘先生的艾弗森博物館中體現到了。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_5

引用光和金字塔

國家美術館東翼( East Building of the National Gallery of Art)(華盛頓,1978)的設計則一線了貝聿銘先生博物館設計語言的重要轉折。這‪一時‬期則是他開始運用玻璃金字塔的時候。七個小的、分散的透明天窗坐落在廣場上,收集著自然光照以此為地下連接著東西兩翼的大廳提供照明。一開始貝聿銘先生設計了粗野主義的混凝土天花板以讓這一中庭與其之前的作品相似,但是研究表示這一設計會讓這一有著紀念意義的空間有著很沉重的氛圍。最後結果,天花板則有了三角框架的天窗係統橫跨整個中庭,其中有著管狀物以減少強光直射。這一嶄新的設計圖案與陽光交融,在不變的中庭表麵帶來了曼妙的對比。


在他盧浮宮設計的大突破前,貝聿銘先生也在兩座商業大廈中利用了玻璃金字塔設計。在IBM薩摩辦公室建築群(IBM Somer Office Complex)(1984)中,他在兩棟三角形狀的大樓之間的入口,設計了大型懸空的玻璃金字塔,以此來歡迎來此工作的公司客戶們。因為其反射的玻璃塗層映照除了天空而蓋過了它本應帶來的透明效果,並且模糊了內部景致,留下了紀念性的印象。對比之下,在IBM總部(the IBM headquarters)(阿蒙克,1985)入口處的八角形的金字塔,位於建築主體之前,但是在這一項目中,這一設計則更像這個兩層建築的屋頂,而非有著標誌性的宏偉形態。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_6
© 

將古埃及建築原型轉換為高科技現代金字塔(Transforming the Egyptian Archetype into a High-Tech Modern Pyramid)

貝聿銘先生利用了吉薩大金字塔(the Great Pyramid at Giza)的51度角,以此創造出標誌性的代表建築,以此加強盧浮宮對於上流文化的追求。與此同時,他利用透明玻璃現代化了這一古典建築代表。貝聿銘先生利用這一代表性的金字塔和周邊環境產生了反差,他也加了一個倒轉的金字塔,並在周圍設計了景觀草坪和水池,以加強古埃及人對生與死的比喻。但是,從實用性的角度而言,貝律銘先生追求一個可以讓他在主庭院中創造出視覺上極簡主義的體塊的入口設計,並以此對已有建築表達敬意。在白天,中央金字塔的表麵會反射天空。周圍的水則創造出一個反射的水池,強調了貝聿銘先生想要創造出明亮氛圍和將這個古埃及象征去材料化的理念。甚至從地下的入口,參觀者們也可以享受到周邊盧浮宮曆史建築的立麵。精致的底部建造讓這一建築代表成為高科技元素的一部分,讓其在夜晚看起來像巴黎城市的一塊閃亮的城市珠寶。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_7

將不透明的建築原型轉變為閃爍的鑽石(Converting an Opaque Archetype into a Sparkling Diamond)

為了讓其在夜晚有著突出的形象,貝聿銘先生與美國照明設計師 Claude R. Engle一同工作創造出一個不會讓金字塔的反射光占據人們大部分視線的設計,以此避免與庭院或者地下的周圍立麵景色有衝突。金字塔並沒有占據整個庭院,設計師則尋找了一個可以讓白天光照進入離金字塔很遠的地下部分的策略。


Claude Engle 意識到了人的視線決定了他們對空間的印象:這一過程並不是基於準確衡量光照程度,而是基於對一個空間明度的感知,而這一點則讓牆的設計顯得尤為重要。這一簡單的原則讓光照設計師照亮了周圍空間的縱向表麵。另外,我們的視線已經習慣了從天空高明度到地麵的較暗的漸漸轉變。因此,Engle 則重點突出了金字塔作為主要吸人眼球的部分,並以明亮的天花板和縱向照明創造出明亮的地下室。對於入口處的屋頂,貝聿銘先生重新創造了許多小小的金字塔。通過照亮這些混凝土金字塔的兩邊,參觀者可以感受到明亮天空延伸到了室內。統一的泛光照明則完成了地下入口的整體設計。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_8

將金字塔融入現代背景(Transferring the Pyramid into a Contemporary Context)

在成功設計了盧浮宮的玻璃金字塔入口,並讓其與文藝複興時期的立麵形成強烈對比後,貝聿銘先生利用他新的象征和光照設計手法設計了兩個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的項目。在這些博物館彙總,他將入口的玻璃結構融入了現代背景中,而不是像在巴黎皇家宮殿一樣的曆史背景。搖滾樂名人堂博物館(the 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 and Museum)(克萊夫蘭,1995)的入口處的玻璃立麵則闡述了與盧浮宮金字塔令人驚豔的相似度。當從前麵靠近建築主體時,略微交錯的帳篷狀四麵玻璃看起來像兩個玻璃金字塔,形成一個整體的截棱錐。玻璃圖案的大小和網格繼續在另一實體體積上延伸,讓整個建築成為一個整體,形成了一個描述著音樂文化的代表建築。但是,這一建築和受約束的立體主義有著更加緊密的關係,而不是和搖滾中咆哮的節奏有著密切聯係。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_9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_10

在後期,日本的賀滋縣秀美美術館(MIHO MUSEUM)(1996),貝聿銘先生則選擇了一個與周邊景觀和地方建築有著微妙對話的設計方式。他利用玻璃結構,十分精致地過濾了日光,並且創造出空間的明亮感,尤其是在主廳。“一開始,陰影讓我覺得困擾”,貝聿銘先生在他與Gero von Boehm的采訪中提到,“但是我現在並沒有擔心這一點了,因為陰影的形態隨著時間會漸漸變化。事實上,我發現這一漸漸變化的陰影圖案是個很曼妙的事情。”在夜晚,這棟建築則像燈籠一樣散發出溫暖的光線,這一設計比起在巴黎那一個光亮的金字塔而言顯得更加分散。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_11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_12

將天窗設計融入地方文化(Adapting Skylights to Local Culture)

在2000年設計盧浮宮入口之後,貝聿銘先生的博物館開始展現了他對金字塔、玻璃和石頭三樣材料特性的不一樣的重新詮釋。比如,在德國曆史博物館(the German History Musuem)(德國,2003)的加建部分,他利用暴露在外的玻璃旋轉樓梯以吸人眼球。在這條著名的“柏林菩提樹大道(Unter den Linden)”沒有任何曆史化元素,但有著玻璃入口歡迎遊客。甚至入口通往地下部分的方式是一條隧道,並從緊靠的建築獲取日光。在最上層,四麵的屋頂凹窗的頂端有著特殊的光照,以此說明了其與盧浮宮金字塔屋頂網格的明顯聯係。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_13

讓大公現代藝術博物館(Musée d'Art Moderne Grand-Duc Jean)(MUDAM)(盧森堡,2006)則在堡壘廢墟的基礎上,利用著曆史符號:玻璃燈籠坐落在半透明金字塔,和不透光的埃及金字塔以堡壘塔樓的圖案連接在一起。這些圖案以玻璃材料化,從這片基地的文化背景升起走到了現代化中,將過去黑暗的堡壘拋在後麵。當博物館在夜晚被照亮,人們看到山坡上的一點光,成為夜晚吸引人的力量。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_14

與之對比的是,蘇州博物館(2006)作為貝聿銘先生在他母國第一個博物館,避免了這一大型標誌性建築元素。取而代之的是,被分割的建築構成,包括了許許多多升起的屋頂形成的建築的律動,以較小的玻璃窗戶,讓日光和景色進入建築,並且與中國傳統文化鏈接。最後,貝聿銘先生最後一個重要的博物館項目就是伊斯蘭藝術博物館(多哈,2008),它應用了許多傳統伊斯蘭設計手法,讓其在博物館的天窗光下變得顯眼起來。貝聿銘先生對於中東強烈的光照有著格外關注,他避免了大的窗戶,並且讓遊覽者有著一個較為陰涼的入口通向藝術世界。在中庭被分割成許多小麵的圓屋頂天窗製造了許多不一樣的光影關係,最後證明了貝聿銘先生已經完全脫離了他早期立體主義和粗野主義的設計風格。

10個層麵看清建築企業麵臨的機遇和挑戰!_15
榮富平台購彩大廳_榮富平台網站大全_榮富平台app下載安裝|48彩票平台_48彩票網站_48彩票官網|4億彩票app_4億彩票網站_4億彩票計劃網址|55世紀彩票注冊_55世紀快3_55世紀計劃|567彩票注冊_567彩票官網_567彩票網址|567彩票app下載_567彩票手機版_567彩票注冊網址| |